bokee.net

交通工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疯人日记】秋日北京(四)北京白塔寺

 【疯人日记】秋日北京(四)北京白塔寺
 
冬天都快过去了,还在写秋天,风生之过耶!
这一次是与塔有缘,今天参拜的二个寺院都是以塔而著称的寺院。
佛学上的“塔”,梵语stu^pa,巴利语thu^pa。音译作窣睹婆、窣堵婆、窣都婆、薮斗婆、数斗波、苏偷婆、素睹波、私俞簸、率都婆、卒都婆。略译作塔婆、偷婆、兜婆、佛图、浮图、浮屠、佛塔。意译作高显处、功德聚、方坟、圆冢、大冢、冢、坟陵、塔庙、庙、归宗、大聚、聚相、灵庙。为‘顶’、‘堆土’之义。
塔,原指为安置佛陀舍利等物,而以砖等构造成之建筑物,然至后世,多与‘支提’(梵caitya )混同,而泛指于佛陀生处、成道处、转法轮处、般涅槃处、过去佛之经行处、有关佛陀本生谭之圣地、辟支佛窟,乃至安置诸佛菩萨像、佛陀足迹、祖师高僧遗骨等,而以堆土、石、砖、木等筑成,作为供养礼拜之建筑物。然据《摩诃僧祇律·卷三十三》、《法华义疏·卷十一》等之记载,则应以佛陀舍利之有无为塔与支提之区别,凡有佛陀舍利者,称为塔;无佛陀舍利者,称为支提。准此,则安置佛陀舍利之拘尸那、摩揭陀等八塔为窣堵波,另如迦毗罗城佛生处塔、佛陀伽耶菩提树下之成道处塔、鹿野苑之转法轮处塔、祇园精舍大神通处塔、曲女城边三道宝阶处塔、耆阇崛山大乘经处塔、庵罗卫林维摩现疾处塔、沙罗林中涅槃处塔等“八大灵塔”则皆属支提。
《譬喻经》举出十种造塔之殊胜果报:()不生于边国,()不受贫困,()不得愚痴邪见之身,()可得十六大国之王位,()寿命长远,()可得金刚那罗延力,()可得无比广大之福德,()得蒙诸佛菩萨之慈悲,()具足三明、六通、八解脱,()得往生十方净土。此外,《造塔功德经》、《造塔延命经》等亦举出延寿、生天、灭五无间罪、成佛等诸种功德。《右绕佛塔功德经》则揭示绕塔(又称旋塔)可远离八难,具足妙色相,获得福命财宝,乃至得为天人师等。《提谓经亦谓旋塔》有如下之五功德:()后世得端正好色,()得好音声,()得生天上,()得生王侯家,()得泥洹道。然绕塔亦有一定形式,如绕塔一律以右绕为准;又绕塔之时,须低头视地,不得误蹈地上虫只,不得左右顾视,不得于塔前之地唾吐,不得中住与人语。此外,不限于造塔、绕塔,举凡修塔、扫塔、礼塔等,皆可得莫大之功德。
今天风生参拜的白塔寺的塔正是安放释迦牟尼佛舍利之塔。
北京白塔寺,元代称大圣寿万安寺,明代重建后改称妙应寺,因寺内有一座气势雄伟、古朴壮丽、闻名于世的藏式白塔,寺因塔名,妙应寺也就随着被人们称为白塔寺了。白塔寺以她独特的魅力和悠久的历史,深植于北京人的心目中。
白塔寺落成于元朝至元十六年(公元1279年),由当时入仕元朝的尼泊尔著名工艺师阿尼哥奉敕主持设计建造的。阿尼哥是元朝帝师八思巴的得意门生,具有杰出的艺术才能,不仅能建塔,还会铸造佛像。这座白塔,既为供奉释迦舍利,又作为政权与神权的象征而坐镇都邑。当它凌空而起时,京师的市容为之生辉,金城玉塔的盛名轰动一时。元代碑文中有这样的记述:非巨丽,无以显尊严;非雄壮,无以威天下。据佛教有关经典记载,世界的佛塔中,大者有八,该白塔为八大塔之一。
白塔的形制渊源于古印度的堵波式佛塔,是一座典型的藏式佛塔,也是我国现存最早最大的一座元代藏式佛塔。它不仅是元大都保留至今的重要标志,为后人研究元代佛教及其建筑艺术提供了宝贵的实物佐证,而且也是中尼友谊和文化交流源远流长的历史见证。1961年3月4日,国务院公布“妙应寺白塔”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该白塔气势雄伟、巍峨壮观。塔体是砖石结构,通高50.9米,由塔基、塔身和塔刹组成。塔基底座面积810平方米,分3层折角须弥座式,高9米。塔身为覆钵体,直径18.4米,由7条大铁箍紧紧环箍在塔身上。在塔身与塔基的结合处雕有24个突起的莲瓣围成的莲座,莲座上有内迭5道环带形的金刚圈,使方形塔基自然过渡到圆形塔身。塔刹的底座是一层小须弥座,上面是一个硕长的下大上小13道水平轮圈的圆锥体刹身,即所谓的十三天,也称相轮。顶层是一个直径为9.7米的厚木衬底的铜质华盖,又名宝盖、天盘,其周沿垂挂着36片带佛字、佛像等图案的铜质透雕的华,下面各悬吊着一个风铃。刹顶是一个铜鎏金空心的小型喇嘛塔,将堵波这种佛教信仰的标志作了极高的表现,其高度与坡度恰好与十三天成为一个整体,制作之巧,古今罕有。
白塔竣工后,元世祖忽必烈又命人以塔为中心向东西南北四方各射一箭,划界为寺址,修建了一座占地为16万平方米的规模宏大的寺院,建起了一如内庭之制的众多殿堂,成为皇室在京师进行佛事活动的中心和百官习仪之地,也是最早译印蒙文、维吾尔文的佛经场所。当时寺院能容纳僧人7万之众,可见它的宏大规模非同一般。但不无遗憾的是,这样一座大寺庙却没有留下一纸史料记载。元至正二十八年(公元1368年),“雨中有火自天坠”,寺院殿堂被雷火焚毁,唯剩白塔独存。
物转星移,直到明朝天顺元年(公元1457年),北京宛平人郭福请命朝廷,重兴庙宇。11年后的成化四年(公元1468年)建成,赐名“妙应寺”沿用至今。该寺虽然建址在元代大圣寿万安寺的地基上,但是其规模缩小了不少,只占地1.3万平方米,其建筑形式也发生了根本变化,由元代藏传佛教风格改换成了汉族寺庙的特色,由以塔为中心而成了前寺后塔,以寺庙为主、以中轴线由南向北依次排列的建筑格局,后又经多次重修,终于形成了清代的建筑艺术风格。
由于历史原因,白塔寺东西配殿和其两侧厢房及塔院两边的耳房,全部为居民所占用,寺内只剩下4座大殿和白塔,筑一临时围墙隔开。1969年为建白塔寺副食商场拆除了山门和钟鼓楼,从此白塔寺被窝在了建筑物后面,路人再也欣赏不到它的风采,以至于寺庙对外开放后,参观者找不到入口,据说当年周总理陪同尼泊尔客人来参观竟然也找不到大门!1972年3月28日,周恩来总理在外交部和国务院宗教事务管理局的一份请示报告上批示:“……重修尼泊尔工程师为我建筑的西城白塔寺,不作庙宇,只作古迹看待,专供游览。”1975年周总理又提出修白塔寺一事,后由于总理病重未能实现。1976年唐山大地震,使白塔的顶部被震坏,1978年秋,国家拨专款对寺内4座大殿和白塔进行了大规模的修缮,并于1980年9月成立了白塔寺文管所,寺庙也正式对外开放。
随着旅游事业的需要和改革开放的深入,保护文物古迹、恢复白塔寺的本来面貌一事显得更加突出。北京市人民政府1995年批准的《北京市文物事业发展五年规划》中对白塔寺提出了保护要求;1997年“打开山门,亮出白塔”工程启动;1997年12月8日复建山门工程正式开始。这期间市文物研究所经对山门、钟鼓楼的考古发掘意外地发现了保存在地下的原山门、钟鼓楼及台阶、石刻等遗址。复建山门、钟鼓楼、配殿、厢房的工程完工后,于1999年2月18(农历正月初三),白塔寺迎来了它的建寺720周年庆典,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副院长那仓活佛到该寺参加了庆祝仪式,并表示祝贺,同时还参观了精美的珍藏文物展。
分享到:

上一篇: 【疯人日记】秋日北京(三)北京五塔

下一篇:【疯人日记】秋日北京(四)北京白塔寺

评论 (3条) 发表评论

  • 刘永润
    刘永润 : 很高兴通知您的文章被选为日报生活版面推荐文章,希望多写自己创作的文章。谢谢!谢谢您的辛勤努力!

    2010-02-08 22:02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