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交通工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缅怀佛源老和尚

缅怀佛源老和尚
前些日子,在网络上无意间看到一条消息:德高望重的上佛下源老和尚,于公元2009年2月23日(农历己丑年正月二十九)二十点三十六分在广东省乳源县云门山大觉禅寺度生缘尽,安详示寂,世寿八十七岁,僧腊六十八年,戒腊六十三夏。谨定在云门山大觉禅寺于公元2009年2月25日(农历己丑年二月初一)13:00举行封龛仪式;于公元2009年3月1日(农历己丑年二月初五)09:00举行遗体告别追思法会,13:00举行入塔仪式。
坐缸入塔!经过这几年的继续学习,知道了修行圆满的佛学大师,能够证得生死的,去世之前就知道自己那一天尽此尘缘,并且怎么处置自己的遗体。这意味着佛源法师已经修成了全身舍利,期待2012年的开缸,可以见到佛源法师的法体全身舍利。
看到了佛源大师圆寂的的新闻,风生眼前立即浮现当年拜见大师的情况,悔愧万分。当时,一位朋友的母亲在佛源大师座下皈依,风生和他们一家在初春一起去云门寺拜佛并拜见佛源大师。由于当时风生还没有开悟,虽然已经读了多年的佛经,但是,总还是停留在那种“无神论佛学”的境界,并且我慢严重,自以为是,总是自以为寺院里的僧人对佛法的理解还不如自己。当时刚刚是过完年的时候,是初几却记不是很清楚了。在方丈室,见到很多人来拜见佛源大师,而且几乎每个人都给了师父红包。风生见到师父全都笑纳,也没有丝毫的推却与谢意。大师对所有前来参拜之人都是一个态度,有红包即收,没有红包的也随和招呼。即风生当时以内即生此念:“唉,此大师也不过如此!”以下即生我慢之意,与大师客套几句后便自到寺院拜佛参观。
后来,风生每每与弟子谈及此事,有此与肉身菩萨一缘却没有好好珍惜,错失大好学佛良机,在为之惋惜之情流露无遗时。弟子问:“为何佛源大师可以收红包?与官员收红包有何不同?”风生对弟子说:“佛源大师收信众的红包,是为众生种福田;官员收红包是为谋私利,是腐败!”弟子不懂,再问:“为何?”风生答曰:“佛源大师已经是得道的人,他要钱做什么?他可以用之于救济苦难众生,可以用之于建设寺院、弘扬佛法等等。你们想想那些信众都是诚心诚意地供养大师,如果大师不受,信众们还会心理不愉快,你们再看当时大师的态度,不管是有没有红包、红包多少,他都是一个态度,这就是八风不动也!”弟子听后若似明白。
如今,大师已经圆寂,他或许还在看着我们,或许在另一个世界渡众生,但是,风生却已经在此生无缘再接受大师的教化……
佛源老和尚趣事实录:
(一)          一日明桂法师干活,晚,未饭。师曰:“明桂,该吃饭了。”明桂曰:“不吃,饿死那个鬼东西。”师曰:“你错了,那个东西饿不死。”
(二)          中秋普茶,师对明醒首座曰:“你多年来不睡觉,吃生菜,六十岁的人比我八十岁还显老,那样是不行的!祖师不是说过饥来弄饭困来眠吗?怎么不修这个法呢?”
(三)          师于佛学院中行。有两小沙弥打斗,弱者哭,监学见师来,惶恐,急令沙弥退下,师对哭者曰:“你没用,为什么打不过他?”时观者皆笑。
(四)          辛巳除夕,师一一赴众执事寮,曰:“拜年拜年,大家辛苦了。”师去后,众执事聚而谋曰:“今晚怎么啦,老和尚从来不玩这个。”“我们尚未给老和尚拜年,老和尚倒先来拜年了,我们怎么担当得起。”旦日晨,众执事入方丈寮拜,师隔窗曰:“干什么?”众执事曰:“给老和尚拜年!”师厉声曰:“见鬼,干事去,拜什么年!”
(五)          有中年居士夫妇不育,来云门礼师,曰:“乞和尚给生个儿子。”师曰:“送你一个崽。”次年,该夫妇抱子来谢,众以为神。师曰:“我又不是送子娘娘,你们也别打妄想。”
(六)          有僧闭关三年,有“大彻大悟”之感,出而著书,述其关内“境界”。好事者将其书呈师,请师点评。师翻两页后,在其上评曰:“莫名其妙”,又翻数页,评曰:“见鬼”,再翻数页,斥曰:“胡说八道!”乃掷书于地。
(七)          有居士注《坛经》,洋洋百余万言,呈师请序,师少阅,于其上题曰:“一部坛经字已多,百来万字墨成河。如知心里无余物,月白风清唱赞歌。”
(八)          师于园中行次,一居士问讯,曰:“请老和尚赐个话头,某甲参。”师将嘴一抹,曰:“我哪有什么话头。”
(九)          师于寺内巡行次,值佛学院放假,学僧多结束而去。师遥召之,学僧肃然而立。师曰:“度众生去也”。
(十)          师与侍者视小西天菜园,见有尼在菜间捉虫,师曰:“作么?”尼曰:“捉虫。”师曰:“捉住后又如何?”尼曰:“到山里放掉。”师摇头,曰:“何不烧了吃掉?”尼惶然。
(十一)              柏林寺万佛楼开光法会,礼请师与本焕老主法。千余人顶伞盖、抬软轿请二师上。本焕老上,师抽身往侧径去,净慧和尚与明海法师苦劝登轿,师不听。迳自侧径去。时众居士皆伏身礼拜,师以杖逐之。不得已,净慧和尚侍本焕老入万佛楼,明海法师侍师视佛学院。明海法师数请师,师曰:“有本老足矣。”良久,师曰:“礼万佛楼去。”时满座皆惊。
(十二)               柏林寺万佛楼开光法会,师住客房,多有僧俗请师题字,师曰:“我今日不写字,若需我写,则万元一字。”众惘然。
(十三)               有修心中心法者请益,师曰:“人只有这个心,什么是心中心?”者无语。
(十四)              有学密者请益,师曰:“什么是密?”问者无语。
(十五)              明慧法师请师于梅州千佛塔主水陆法会。时有数喇嘛入室礼拜,师挥手曰:“我这里没有这个。”喇嘛无语。
(十六)              有僧来参,礼拜次,师厉声曰:“干什么的?”僧悚然而退出。
(十七)              侍者侍师,夜行次,侍者曰:“天晚,和尚当归。”师曰:“我无家可归。”
(十八)              一日雨后,侍者侍师行。侍者曰:“路滑,和尚留心脚下。”师曰:“怕什么,什么地方跌倒,什么地方爬起来。”
(十九)              一日山行,侍者曰:“山路陡,和尚慎行。”师曰:“不怕,我有把握。”
(二十)              师坐次,有居士入,礼拜,师曰:“什么地方来?”居士不知如何应对。师曰:“自己来处也不知。”
(二十一)     师赴四祖寺贺净慧和尚升座,于东厢上客堂内与侍者稍息。某讲师带数僧昂然而入,曰:“顶礼老和尚。”师曰:“请坐吃茶。”语音刚毕,师跨门而出。良久,讲师问侍者:“老和尚怎么啦?还归否?”侍者云:“要候便候,要走便走。”又良久,讲师见师不归,无趣而返。师归后,侍者问缘由,师曰:“管他那么多。”
(二十二)     某居士年已花甲,欲出家,在云门寺充行者数月,数托人代语,请师剃度。师曰:“这里不是养老院,年轻人出家还可以干活,老了出什么家!”又曰:“青年人性未定,正好雕琢,在寺庙里薰习日久,自可渐上轨道。上了年纪的人如一段枯木,雕琢也难啊。”
(二十三)      师与人语虚云老和尚故事时,常唏嘘落涕,曰:“老和尚苦啊,一生为佛法、为众生,你看老和尚那么多照片,都是愁眉苦脸,没有一点快活,现在的师僧们不能把老和尚的精神丢了。”
(二十四)      师与一诚和尚数十年为至交,一诚和尚于北京法源寺升座时,师往贺,一诚和尚以其丈室让师安单。相晤间交谈甚欢,侍者为之留影数幅。其中一幅师笑容灿烂,装框后供于方丈寮,师见后不悦,命撤掉,曰:“妖怪一样,留他干什么。”师平素因人请而留影,皆低眉垂目,庄重清肃,尚威仪也。故云门除幼年沙弥可嬉闹外,成年比丘皆无放肆之举,遵师之教也。
 
附:大师生平:
佛源老和尚系湖南桃江莫氏子,父讳芳有,母贾孺人,诞于公元一九二三年癸亥岁二月廿七日,少而聪慧。年十八,投益阳会龙山栖霞寺智晖上人剃落,法名心净,号真空。方七日,《椤严咒》已诵熟,寺规法则见即能知。次年赴南岳祝圣寺佛教讲习所,亲近空也、明真、灵涛诸公。
一九四六年春,于福严寺依上镇下清律师受具足戒。时太虚、芝峰诸师创中国佛教会会务人员训练班,师亦由益阳佛教会选派受训。结业后转入镇江焦山佛学院、宁波观宗学社,皆以世局动荡学潮冲击,未久安住。遂结伴三人朝普陀,途逢异僧助给船资,方至潮音洞,各见瑞相,或为紫竹林,或为护法韦驮,唯师赫然亲见白衣大士趺坐于洞。未几,益阳白鹿寺弘畅老人数电催回,临终付法,嘱继任方丈。寺为魏晋古刹,时住僧百余,蔚然湘中一大丛林。师以自谦故,不欲勉为,唯帮助益阳佛教讲习所教务,开讲《弥陀经》等。
至一九五一年正月,感无知识摄引,道业难成,乃与觉民南行亲近虚老。至云门,任知客。一日,地方军警到寺清查户品,处置失度,师与监院明空均被拘禁,五月,中央得悉云门受困事,遂遣京中要员至,始获平静。六月十九日虚老传戒,任引礼并增《受戒品》,虚老赐师号佛源;旋与朗耀、法云同受云门宗法,虚老赐师名妙心。
一九五二年,周恩来总理邀虚老进京,师随侍起居,照料汤药,历京、汉、苏、沪、杭各寺,协助申请筹备佛协,悉心记录法语开示。次年云门遣印开、宽度迎请虚老回山,来果、苇航、赵朴初诸公虑大局故,阻之。而云门诸师以事极艰繁,需胜福德故,均不肯承命领众。
虚老无奈,乃示监院印开依归元寺规,置诸师名字入简中,于韦驮尊前上供祈祷,大众一一拈之,若连出三次者为和尚,遂得师名。众俱欢喜,函告北京。五月,虚老即命师南返。六月初三韦驮圣诞,师升座。自是善信皈依,海众安和,农禅并举,家风重振。
然诸行无常,世事沧桑,实莫能测。一九五八年反右事起,师蒙冤在狱,虚老入寂,亦不得知。时值三年自然灾害,幸优婆夷老志英、刘宽培竟诚护助,得免饿死。至一九六一年始获释,随交由南华寺劳动监管十八年。师时四大羸弱,病痛折磨,以时时作务,风雨无休故,积疾成疴。诸僧有自缢或返俗者,然师为传佛种故,苦历心志,不畏时艰,日诵《地藏经》、《地藏忏》以祈大士哀佑,今犹未辍,至感大士放光摄护。
文革中,众生业力现前,诸造反派押六祖、憨山、丹田真身至韶关游行,欲焚之而未果,然将六祖真身胸背洞穿,大若碗口,脏腑、灵骨掏掷于地,其状实难卒睹。时师欲落泪亦惧人知,乃冒死收其骨,藏于九龙泉后巨树下。后复虑身命无常,遂遣使告香港圣一法师,来此摄照片归,以待将来。唯祖之脏腑毁矣。众生业力不可思议,一至于此。
至一九七九年,师获昭雪,旋赴中国佛学院主讲律学,兼外事接待、文物管理。以六祖真身事告明真、巨赞及赵朴初会长。朴老震惊,立致函广东习书记,习公即委要员至曹溪,助师恢复真身。师常言:“六祖骨色如金,坚沉亦如金;丹田灵骨色黑而轻,其有金铜之别乎! ”
一九八二年,国务院公布云门寺为首批全国重点寺观,师率四众往礼偃祖,县府遂请师还山。其时仅余老僧三人,残存殿宇尽为危房,经像法器几无所有。师既归也,日夜筹度,事必躬亲,领众出坡,不辞辛劳,遂感龙天拥护,四众仰归,住僧渐至百余。
一九八六年传戒,建筑已具规模,赵朴老来寺,赞为:“古刹千年几废兴,喜瞻佛日耀云门;殿堂坏后重重建,经像烧余渐渐增。”又云:“十方翘首宗风振,第一功劳在树人。”至今新增建筑计已二万余平方。师以住持农禅家风为己任,寺僧植果树千余,银杏二百,修竹万竿,自种田地十余亩,禅堂坐香每日六支,冬季五七专精参究,复设佛学院摄引后学,道风远播,德泽普被。一九九〇年,师兼任益阳白鹿寺方丈。
一九九一年,兼任南岳祝圣寺方丈,后任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暨谘议委员会副主席。(一九九〇年)曹溪惟因和尚入寂,群龙无首,管理维艰,诸师虑法身慧命无所依托,丛林芳规难以施行,乃集两序大众议决迎师继南华寺方丈席,于一九九一年十一月、一九九二年三月两席报政府请准,四月初八遂升座。
师自言,忆廿余年前祖之真身遇难事,应加意爱护常住,直如临深履薄,岂敢轻心放逸。师见曹溪门外摊肆杂陈,人车喧嚣,了无秩序,乃极力清徒,以墙围其地,外建石牌门楼,内为水泥车坪,左右摊位,统筹划一。复虑殿堂年皆久远,故集重金处处整修,尤以藏经楼、灵照塔、祖师殿工程为巨,又建虚云和尚纪念堂以彰祖德。以政府关怀,僧众努力故,不四五年,寺貌为之一新。自石牌楼至九龙泉,足不履泥,悉清净地矣,自曹溪门至祖师殿,楼宇皆坚美,堪为长远计矣。师于祖庭,竭其心血,犹感力不从心,常怀愧意,足见其心如虚空也!
分享到:

上一篇:一条蚕虫引发的诗战(二)

下一篇:古风对吹六回

评论 (11条) 发表评论

  • 温语禾
    温语禾 : 阿弥陀佛

    2011-01-04 16:29

  • 杨健桦
    杨健桦 : 敬佩敬佩,如此大师让人感到可亲可爱可敬!风声师傅也能和大师有缘分,令人敬佩!

    2010-11-20 13:48

  • 汪波
    汪波 : 阿弥佗佛!

    2010-11-05 17:29

  • 老根
    老根 : 缅怀真、善完美大师,阿弥陀佛!

    2010-11-05 14:29

  • 郭雯九
    郭雯九 : 有生皆苦...生命地存在,或许本来就是一抹苦涩!人生何意,永生也是苦痛,而人生的甜是因为有苦做伴!

    2010-11-01 23:15

  • 薛秀香
    薛秀香 : 缅怀!无量寿佛!无量寿福!

    2010-11-01 22:00

  • 凌娟
    凌娟 : 缅怀!阿弥陀佛!

    2010-10-31 18:47

  • Lao Chen (阿牛)
    Lao Chen (阿牛) : ^_^久违啦,问好先生~~~~~

    2010-10-30 22:51

  • 乐乐
    乐乐 : 缅怀!阿弥陀佛

    2010-10-29 14:54

  • 鲁燕
    鲁燕 : 大师心善,必有好报.

    2010-10-29 12:56

发表评论
验证码